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中心
主题 : 殭屍物語第二部[全文完]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524542
精华: 2
发帖: 86675
金幣: 1533451052 個
威望: 83365 點
貢獻值: 464 點
邀請幣: 434430 個
在线时间: 1814(时)
注册时间: 2019-04-19
30楼  发表于: 03-31
第二章 LETS GO﹗

  眾神失樂園

  一個無邊無際的世界﹐在這個世界裏的神們從來沒有誰能知道這裏到底有多大﹐因為這個世界就像宇宙一樣的神秘與寬廣。

  漫山遍野的鮮花﹐巨大雄偉的瀑布﹐美麗又浪漫的蝴蝶﹐輕柔溫順的河流﹐混身散發著穩重與成熟感的高山﹐神秘充滿了靈性的樹林﹐虛無飄渺的淡淡薄霧。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的虛幻﹐那麼的玄幻。

  天空中沒有太陽﹐因為這個世界裏根本就沒有必要擁有這個沒用的東西。整個世界全部被金色柔和的光線所籠罩﹐到處都是一片祥和﹐安逸的景象。

  一股極度邪惡的氣息﹐一艘散發著邪惡力量的龐然大物出現在了眾神失樂園的空中。眾神失樂園裏掌管著半個宇宙的高級神們﹐全部望向了出現在於世界裏這艘龐然大物的方向﹐一陣已經久違了無數年的邪惡感覺迅速漫延到了這個世界裏所有神的心頭。

  無數道思感在開始在眾神失樂園的空氣中互相交流起來。

  「他真的又回來了嗎﹖」思感A問道。

  「真的是他嗎﹖」思感B問道。

  「該來的﹐早晚會來﹐這個世界又將重新進入恐怖與血腥的時代。」思感C說道。

  「他的氣息怎麼有些不對勁﹖」思感D問道。

  「這不是他的氣息﹐這是宇宙之母的氣息。」思感E說道。

  「不﹐這決對不是宇宙之母的氣息﹐宇宙之母的氣息根本不會夾雜這麼強烈的邪惡感覺。」思感F說道。

  「殭屍的真神﹗」思感G無比震驚的說道。

  「超級的殭屍真神。」思感H更加震驚的喊道。

  「不可能會存在這種氣息啊﹖真的是殭屍的真神嗎﹖」思感I驚恐的問道。

  「殭屍﹐殭屍﹐殭屍﹐十萬火急﹐趕緊『碼』人﹐不然這個世界就完了。」思感J緊張的播著自己的「宇宙通」手機。

  「我的劍在那﹖我的戰甲在那﹖快快快。殭屍的真神來了﹗」思感K歇斯底裏的喊道。

  太亂了﹐整個眾神失樂園裏的高級神們已經開始亂了。安逸的日子過得太多了﹐面對突出奇來的威脅﹐眾多高級神們都開始驚惶失措。

  「小鳥﹐一點鐘方向﹗」Gravity站在飄浮在空中的「玩玩丸」號上﹐對著半跪在自己面前的小鳥說道。

  「JIMM﹐寧丹﹐兩點鐘方向﹗」Gravity說道。

  「IBM﹐藍雲﹐三點鐘方向﹗」Gravity說道。

  「幻靈﹐多小小千尋﹐四點鐘方向﹗」Gravity說道。

  「冰豬﹐緋雨劍心﹐五點鐘方向﹔龍麟﹐舞玫﹐六點鐘方向﹔魚仔﹐妙妙﹐七點鐘方向﹔關傑﹐八神京﹐墜落凡塵八點鐘方向﹔仙雪﹐風華亂舞﹐九點鐘方向﹔路西法﹐白旗﹐風神﹐十點鐘方向﹔暴劍﹐呆空﹐無天﹐十一點鐘方向。」Gravity下達了一系列的指令。

  「我從今天開始不想在這個世界上聞到任何不是殭屍的氣息。」Gravity的表情極度冷酷的對眾人說道。

  二十四道人影從「玩玩丸」號上﹐飛向了這個世界裏的十一個不同的方向。

  「終於要開始了﹐母親﹐我的兄弟們﹐讓我來為你們準備一份最能表達我對你們敬意的禮物吧﹗」Gravity的臉上出現了極度邪惡的笑容說道。

  Gravity騰空而起﹐飛向了十二點鐘方向。

  一點鐘方向﹐戰鬥之神寄居地。

  二十名穿著金色鎧甲的戰士﹐手中金色的巨劍散發著無窮的戰意﹐因為它們存在的價值就是為了戰鬥﹗

  淡金色的小鳥﹐淡金色的眼睛﹐淡金色的長髮﹐淡金色的咒文紋身﹐淡金色的翅膀﹐淡金色的妖氣。

  「殭屍的真神﹗」二十名金甲戰士中的一個冷冷的問道。

  「錯﹗」小鳥說道。

  「殭屍的真祖﹖」這名金甲戰神繼續冷冷的說道。

  「是的﹗」小鳥答道。

  妖氣﹐無窮盡的淡金色的妖氣﹐一隻有著淡金色翅膀的鳥﹐無數的淡金色妖氣所形成的光劍﹐射向了這二十名金甲戰神。

  同樣是金色的防禦結界﹐但是在質上卻顯出了最致命的差距﹐淡金色的光劍穿透了金色的防禦結界﹐如同玻璃一樣脆弱的結界瞬間破碎瓦解﹐無數道金色的能量從二十名金甲戰神的身上散出體外﹐在他們的身體上插滿了淡金色的能量光劍。

  雪白的犬牙﹐露出了小鳥的嘴角﹐一張唯美的臉現出了詭異又冷酷的笑容﹐向著生命正在流失的二十名金甲戰神處撲去。

  沒有血的顏色 ﹐只有金色的能量流失﹐第一個金甲戰神的脖子上出現了小鳥性感的嘴脣﹐一對美麗又詭異的潔白犬牙深深的刺入了他的脖子。眼神漸漸開始空洞﹐因為他即將失去自己所擁有的生命。第一個金甲戰神倒下了﹐身體輕飄飄的倒在了美麗的花叢間﹐他身上鎧甲的金色慢慢消退﹐變成了死一樣的灰色。

  淡金色的鳥兒再次撲向了另一個金甲戰神﹐眾神失樂園裏的高級神們在此刻顯得特別的脆弱﹐反抗對他們來說只是一種毫無用處的舉動。金色的戰神們在新一代殭屍真祖的面前﹐ 所擁有的權利只是成為弱者﹐只是一群如同孩子般軟弱無力的可憐蟲。他們已經沒有權利決定自己的生命﹐因為他們的生死已經掌握在了這只淡金色的鳥兒手裏﹐他們只需要付出﹐付出自己已經活了太久﹐太久的生命。

  二十具身體已經失去了生命跡象的金甲戰神﹐全部瞪著自己那雙空洞中﹐散發著極度恐懼的眼睛﹐倒在了這片美麗又神秘的土地上﹐他們因為恐懼而扭曲的臉與這片美麗的鮮花草地﹐形成了強烈不協調的對比。

  淡金色的小鳥仍然舞動著自己巨大的翅膀﹐飄浮在這些屍體的上空﹐佈滿全身的咒文紋身彷彿活了一樣﹐開始出現流動的形態﹐在小鳥的全身遊蕩﹐閃著耀眼的金光。咒文突然化作二十道虛無的光影射向了地上的二十具已經死去的金甲戰神。

  一雙雙空洞的眼睛突然出現了淡銀色的光芒﹐淡銀色的妖氣從這二十具金甲戰神的身上溢出﹐籠罩了他們的全身。已經失去生命顏色的身體開始慢慢蠕動﹐一具金甲戰神的屍體站了起來﹐剛剛失去金色光華的鎧甲上出現了淡銀色的咒文紋身﹐一對同樣的犬牙出現在了這個已經變成銀甲戰神的嘴角。

  兩點鐘方向﹐失落之神寄居地

  「我知道我們會在一起。」寧丹溫柔的看著JIMM說道。

  「我已經喜歡上了你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就跟喜歡我自己一樣。」JIMM同樣溫柔的對寧丹說道。

  「我開始真的相信我們的前世是一個人。」寧丹微笑著說道。

  「因為我在心裏感覺到了你﹐並且在你的心裏也感覺到了我。」JIMM說道。

  「但是我不喜歡男人﹐因為我是男人﹗」寧丹自嘲的說道。

  「我也是﹐但是我喜歡你。沒有任何理由。」JIMM說道。

  「喜歡一個人需要理由嗎﹖」寧丹裝作好奇的問道。

  「不需要嗎﹖」JIMM微笑著回答。

  「不需要﹗」寧丹說道。

  一個表情極度懮鬱的女子﹐一個混身散發著孤獨與失落感的女子坐在一座懸崖的邊緣處。整個兩點鐘的方向只有她一個神﹐而兩個極度齷齪的男子正站在她的身後。但是這個混身充滿著失落感的絕美女子卻並沒有理會這兩個傢伙。

  「我曾經很喜歡美女。」JIMM看著這個絕色美女高級神說道。

  「那現在呢﹖」寧丹問道。

  「我發覺女人永遠不會瞭解男人的心﹐所以我從現在開始不喜歡女人了。」JIMM說道。

  「我也是。」寧丹說道。

  「你是一個人呢﹖」JIMM問向了失落之神。

  「不是﹐以前我有一個男人。但是他已經離開了我﹐永遠也不會回來了。」這個絕色美女失落之神﹐無盡哀怨﹐落漠的回答道。

  「為什麼﹖」寧丹問道。

  「因為有個神說他長得越來越像貝克漢姆。」失落之神暗淡的說道。

  「那又有什麼關係。」寧丹不解的問道。

  「他聽了那個神的話以後﹐就說我長得越來越不像維多麗亞了。」失落之神更加暗淡的回答道。

  「你的生命現在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活著也只能是一種負累﹗」JIMM平靜的看著失落之神說道。

  「我想過死﹐但是我卻懦弱﹐我想笑﹐可是卻笑不出來﹐眼睛已經全是淚水。」失落之神苦笑著說道﹐極度猶豫的眼睛裏漸漸的泛起了淚光。

  「you heart is so cold﹗」JIMM深沉的說道。

  失落之神低下了頭﹐抽泣的哭聲漸漸的從她的身上發出。

  寧丹無奈的看著JIMM﹐JIMM對他報以了一個溫柔又甜密的微笑。

  一團深銀色的妖氣佈滿了JIMM的全身﹐JIMM走到了失落之神的背後﹐蹲下身來從背後抱住了這個失落的可憐女子──失落之神。一股無限溫暖的感覺佔據了失落之神的全身﹐一股久違了的溫柔感覺使失落之神漸漸的迷失。

  JIMM深深的吻上了失落之神雪白完美的頸部﹐兩顆散發著寬恕與解脫意味的犬牙慢慢的進入了失落之神單薄﹐充滿了哀怨的身體。
公開,共享,免費,透明,服務大家,不遺餘力,人人為我,我為人人.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524542
精华: 2
发帖: 86675
金幣: 1533451052 個
威望: 83365 點
貢獻值: 464 點
邀請幣: 434430 個
在线时间: 1814(时)
注册时间: 2019-04-19
31楼  发表于: 03-31

第三章 面對

  一雙潔白的眼睛﹐一身潔白的皮膚﹐一頭潔白的長髮﹐一個最潔白的人。她是一個女人﹐一個白得連冬天裏的雪都會自嘆不如的女人。這個女人很美﹐但是美的那麼的不真實﹐她與這裏的世界溶為了一體﹐因為這裏全是潔白的雪。

  但是﹐Gravity一眼就認出了她﹐因為她比雪還白。

  十二點鐘方向﹐眾神失樂園的中心

  Gravity從來到這個世界裏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感覺到了這個潔白女人的氣息﹐那是一種久違的氣息﹐一種與Gravity一樣的氣息。因為這個潔白的女人也是個殭屍﹐而且是個接近與Gravity真神級別的殭屍。

  漫天的雪花﹐紛紛揚揚的飄著﹐如柳絮一般﹐如鵝毛一般。

  「殭屍的真神﹖」這個潔白的女人問著站在她面前的Gravity.

  「這個世界真是很怪﹗」Gravity微笑著說道。

  「怎麼﹖」潔白女人好奇的問題。

  「因為有你。」Gravity說道。

  「謝謝﹗我叫無雪。」潔白女人說道。

  「無雪﹐無血﹖﹗我在你的身上感覺到了我的氣息。」Gravity說道。

  「你一定想知道為什麼﹖﹗」無雪說道。

  「我在等待。」Gravity說道。

  「我是你母親的女兒。」無雪平靜的說道。

  「你在開玩笑嗎﹖我的母親只有三個兒子。」Gravity感覺這個女人在戲弄他。

  「那你的母親為什麼就不能有女兒呢﹗」無雪說道。

  「我有些討厭你﹗就像開始討厭我自己一樣﹖﹗」Gravity自嘲著說道。

  「其實你真的是很討厭﹗」無雪微笑著說道。

  「你為什麼在這裏﹖」Gravity問道。

  「等一個人﹐一個男人﹐一個有著和我一樣氣息的男人﹐一個殭屍男人。」無雪微笑著說道。

  無雪的笑沒有任何顏色﹐一種詭異又神秘的笑﹐因為這不是人類的笑。

  「那這個人肯定是我了﹗」Gravity說道。

  「是的﹗」無雪保持著微笑說道。

  「你為什麼等我﹖」Gravity問道。

  「因為我是為了讓你永遠的消失。」無雪的聲音冷冷的說道。(看下段時﹐建議在沒有人打擾的情況下﹐聽一首王菲的《流年》。效果會更好﹐只限前奏。)

  濃金色的妖氣﹐白色的眼睛裏閃著兩對金色雪花的瞳孔﹐白色的長髮中出現了流動著的濃金的顏色﹐一對兩千米長的巨大蝴蝶的翅膀﹐兩顆潔白的犬牙露出了無雪的嘴角﹐無雪的身上出現了濃金色的花紋紋身。

  強大的妖氣已經達到了永恆究極體殭屍的境界。

  同樣的濃金色妖氣﹐濃金色的眼睛﹐濃金色的頭髮﹐一對濃金色的蝙蝠翅膀﹐濃金色的咒文紋身﹐兩顆潔白的犬牙。Gravity與無雪同樣變成了殭屍真神級的形態。

  眾神失樂園的土地顫抖起來﹐天空跟隨著土地的顫抖也動搖了﹐籠罩著眾神失樂園的金色光芒﹐在兩個永恆究極體殭屍的面前﹐顯得那麼脆弱﹐那麼的暗淡無光。

  兩個擁有著同樣妖氣的殭屍飛上了眾神失樂園的天空。

  三點鐘方向﹐痛苦之神寄居地。

  「神失魔咒﹐魔神策滅符﹗」三張銀色光符貼在了四個痛苦之神的身上﹐把他們完全的包裹住。

  「瑩瑩妖冰陣﹗」四個被光符咒所包裹的痛苦之神頭頂上方﹐出現了無數冰的晶瑩﹐把四個痛苦之神徹底凍成冰棍﹗

  「天地無極﹐乾坤劍法﹗」IBM與藍雲同時說出了同一招的名字。

  無數銀色光劍捕天蓋地般﹐刺進了已經被符咒和冰所包裹的四個痛苦之神﹐瞬間天空中出現了閃閃發光的冰的晶瑩﹐與銀色光符紛飛的迷人景色。

  四個痛苦之神消失了。

  「真神大人已經開戰了。」藍雲說道。

  「沒想到我們竟然會乾出這麼殘忍的事﹗」IBM看著四個痛苦之神消失的地方﹐意味深長的說道。

  「因為我們是殭屍﹐是邪惡的殭屍﹐如果我們不把別人乾掉﹐死的將會是我們自己﹗」藍雲冷冷的說道。

  「我們去與真神大人會合吧﹗」IBM平靜的說道。

  「我一直想問你﹐你做殭屍開心嗎﹖」藍雲突然想出了這個問題。

  「我不知道﹐因為我不知道我除了做殭屍還能乾什麼﹗」IBM想了想說道。

  「因為你命中註定就是殭屍﹐所以你不做殭屍﹐將一事無成。你做了殭屍﹐等待你的將是永遠休止的迷茫未來。」藍雲變成深沉起來﹐對IBM說道。

  IBM和藍雲消失在了原地。

  「這個世界裏神的氣息好像已經全部消失了﹐你是否覺得有一種孤獨感﹖」Gravity問著飄浮在對面的無雪。

  「他們活著的價值﹐就是等待著這一刻的到來﹗」無雪面無表情的說道。

  「你難到沒有感情嗎﹖」Gravity覺得面前的這個潔白的女人是個冷血動物。

  「對於自己的寵物﹐我沒有必要付出任何感情。」無雪冷冷的說道。

  「你是我的姐姐﹐還是MM﹖」Gravity問道。

  「那些已經沒有任何意義﹐因為你應該已經死了﹗」無雪的臉上突然露出了狡詐的微笑。

  一團濃金色的能量球打向了Gravity﹐Gravity伸出雙手迎向了無雪的攻擊。

  沒有任何的巨響﹐Gravity已經被無雪發出的濃金色能量球打中。

  Gravity從空中摔向了地面﹐地上被Gravity撞出了一個三千米寬的隕石坑。

  Gravity跪在地上﹐臉驚訝的衝著地面﹐一隻從身上斷裂的濃金色蝙蝠翅膀掉在了Gravity的面前﹐濃金色的能量從Gravity身上的翅膀斷裂處散出了體外﹐沒有任何的實質液體﹐只有流動著如同血一樣的濃金色能量。

  Gravity的臉上終於出現了從來沒有過的驚恐表情﹐Gravity從面前拿起了那支從自己身上斷裂的濃金色翅膀﹐眼睛裏露出了迷惘的眼神。

  無雪從空中落到了Gravity的面前﹐面帶殘酷的微笑﹐看著跪在自己面前一臉驚訝表情的Gravity.

  「你一定想知道為什麼自己連一招都接不住﹗」無雪的笑充滿了冷酷的味道。

  Gravity抬起了頭﹐木然的看著面前的無雪﹐沒有說話。

  無雪的皮膚由潔白變成了金色﹐一種只有虛無之神才會有的金色。

  Gravity的眼睛裏充滿了不敢相信的眼神。

  「你是否已經看出了我身上現在的皮膚不同之處﹖」無雪冷笑著說道。

  Gravity的眼神瞬間帶得失去了靈魂的印記﹐出現了極度恐懼與不敢相信的眼神。

  「虛無之神已經不存在了﹐因為他身體裏所有的血與能量全部在我的身體裏。哈哈哈哈哈哈哈﹗」無雪變態的笑道。

  「你騙我﹗這不可能﹗這不可能﹗」Gravity有些瘋狂的著著面前的無雪無力的說道。無雪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在空中輕輕的劃了一下﹐一個直徑五十米大混濁的藍色星球出現在了空中﹐慢慢的星球內部開始清澈起來。漸漸的出現了藍天與陸地海洋﹐緊接著出現了生物﹐植物。

  Gravity看著這一切的變化﹐已經意識到了另一個恐怖的事實。

  「我想你已經知道了﹗哈哈哈哈哈﹗這正是空間之神的能力。空間之神真是懦弱﹐面對我的攻擊竟然一點也沒有還手。所以他也已經成為了我身體裏的一部分﹐現在就差你了﹐來吧﹗讓我們兄妹四人合為一體吧﹗哈哈哈哈哈﹗」無雪更加變態的笑道。

  「你是女人嗎﹖」Gravity看著無雪好奇的問道。

  「你的母親是女人嗎﹖」無雪反問。

  「不是﹗」Gravity慘然的說道。

  「你是否很恨我們的母親﹖」無雪微笑著問道。

  「是的﹗就像現在我恨你一樣﹗但是﹐我又開始覺得自己不恨她了﹐因為她將永遠也不會是我的母親了﹗」Gravity深沉的說道。

  「你的生命可以終結吧﹗」無雪恢復了冷COOL的表情說道。

  「七彩之光滅──第一重」一道紅色的巨大光芒罩向了Gravity的頭頂﹐Gravity被擊入了地底﹐所在的位置上出現了一個人形的深坑。

  「第二重」無雪一隻手印在Gravity消失的人形深坑處﹐一道巨烈的橙黃色光芒從無雪的手上發出﹐深深的印入了這個人形深坑裏。眾神失樂神的土地更加巨烈的顫抖起來﹐無數道橙黃色的光芒從地底竄出地面﹐眾神失樂園的世界裏立即被橙黃色的巨大光柱所籠罩﹐直衝入天空。

  伴隨著從地底衝入天空中的橙黃色光柱﹐Gravity從無雪的身後地底衝出﹐被擊落的另一個翅膀已經重新生長出來﹐Gravity飛向了空中。

  「真神的失落 」一團巨大的濃金色光團在Gravity的身前成形﹐飛向了地面上的無雪﹐光團的運行中﹐分裂成無數的濃金色光刃﹐劈向了無雪﹐突然光刃在空氣中消失。無雪已經準備好了防禦結界來抵擋Gravity的攻擊﹐但是光刃的突然消失﹐讓無雪楞了一下﹐還沒有等無雪反應過來﹐防禦結界內立即出現了無數的光刃﹐狠狠的擊在了無雪的身上﹐瞬間防禦結界被擊成粉碎﹐伴隨著無雪潔白的身體被擊成一片﹐兩片﹐三片﹐四片﹐片片飛揚在空中。

  「第三重」一個聲音從片片的無雪身體中發出﹐一枚由無雪身體碎片所組成的黃色九芒星﹐在空中形成﹐黃色九芒星立刻變成了星形光影擊向了空中的Gravity.

  「真神的痛苦」濃金色咒文圍繞的四方形防護結界﹐把Gravity包裹起來﹐黃色的九芒星印在咒文結界上﹐被擋住了。但是﹐事情往往沒有表面那麼簡單。黃色九芒星竟然也穿過了防禦結界﹐打在了Gravity的身上。

  Gravity的身體立即被擊成九斷﹐但是在Gravity的臉部卻仍然帶著滿足的微笑。

  「第四重」無雪已經變成了能量體的光影形態﹐綠的顏色把能量體無雪身體包圍起來﹐無雪變形成為一把綠色的巨大能量劍﹐然後分裂成九把同樣形狀的小型能量劍﹐分別砍向了在空中飛舞著的被分屍的Gravity九斷身體。

  「真神的偽裝」Gravity的九斷身體慢慢的變成了九個小型的Gravity﹐同樣的身體﹐同樣的臉﹐同樣的濃金色﹐九個小型Gravity的手中同時出現了九把濃金色的光劍﹐與無雪變成的綠色光劍相互的撕殺起來。
公開,共享,免費,透明,服務大家,不遺餘力,人人為我,我為人人.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524542
精华: 2
发帖: 86675
金幣: 1533451052 個
威望: 83365 點
貢獻值: 464 點
邀請幣: 434430 個
在线时间: 1814(时)
注册时间: 2019-04-19
32楼  发表于: 03-31
第四章 雪中無雪

  漫天的雪﹐飄揚在眾神失樂園裏橙黃色巨大光柱的周圍﹐橙黃色光柱上散發出來的光芒把潔白的雪映成了橙黃色。

  橙雪﹐橙色的雪﹐一場浪漫又詭異的橙雪﹐紛紛揚揚著飄散在這片神秘的土地上。

  九條純金色與九把綠色的光影在漫天的雪中飛翔著﹐不再美麗的眾神失樂園世界裏﹐已經沒有任何一個神會感覺到這場驚天動地的戰鬥。因為﹐所有的神都已經不再是他們自己了﹗

  二十四道深銀色的身影由眾神失落園十一個不同的方向﹐飛到了這塊十二點鐘方向的戰場﹐在二十四道深銀色身影的背後﹐跟隨著五千多名初級究極體殭屍。二十四道深銀色的身影﹐五千多道淡銀色的身影﹐在天空中形成了一片銀色的流星雨。

  「第五重」九把綠色的光劍瞬間消失﹐連同無雪的妖氣一瞬間在眾神失落園消失無蹤﹐天空中只留下了一串串無雪的回音。

  Gravity重組了自己的九份身體﹐舞動著超級巨大金色蝙蝠翅膀﹐面色有些慘淡﹗

  二十四道深銀色的身影飛到了飄浮在空中Gravity的身邊。

  「真神大人﹐那是什麼﹖」小鳥對於剛才目睹的一切感到疑惑﹐因為在這個宇宙中能與Gravity抗衡的神並不多。

  Gravity沒有回答小鳥的問題﹐因為他正在眾神失樂園裏找尋著無雪的痕跡。

  眾人也看出了Gravity的意思﹐都開始運起自己的思感找尋著那個與Gravity抗衡著的九把綠色光劍的蹤跡。

  突然﹐地面上的五千多個新成為初級究極體殭屍的眾神隊伍裏發生了騷亂﹐一股與Gravity相似的氣息在眾神們的隊伍裏發出﹐五千多名眾神沒有來得及反抗﹐身體從胸口開始慢慢的消失。十秒鐘﹐五千名剛成為初級究極體殭屍的眾神﹐全部成為了虛無﹐永遠徹底的消失在了眾神失樂園裏。

  Gravity的身影瞬間出現在了五千多眾神們消失的地方﹐但是無雪的氣息再次失蹤﹐連一點痕跡也沒有留下。

   Gravity的心底慢慢的升起了恐懼的感覺﹐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恐懼的感覺﹐一種發自內心裏最深處的﹐震憾靈魂的恐懼的感覺。因為他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戰鬥﹐以往所有的戰鬥經歷都是用自己壓倒性的力量﹐轉眼間就可以分出勝負﹐而這次與自己有著相同﹐甚至更強力量的敵人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Gravity第一次感到了自己的脆弱﹐一種無力感出現在了他的心底﹐那麼的無助﹐那麼的脆弱。面對這樣的敵人﹐一個看不到﹐找不到任何氣息的敵人﹐一個與自己有著相同力量的敵人。Gravity顯得那麼的孤獨﹐那麼的脆弱。

  無雪的妖氣再次出現在了空中由終極魔族變成為殭屍的暴劍身後﹐暴劍馬上運起了自身所有的妖氣能量。

  「神狂魔暴」 暴劍最究極的絕招﹐可以毀滅一切的絕招﹐因為他一生中最致命﹐也是決定命運的時刻來了。在他的終極魔族腦海裏已經意識到了這一點。一股超強的純銀色妖氣瞬間在空氣中遊動起來﹐方圓一百公里以內的空間裏全部被暴劍身上所發出的最完全的終極妖氣所籠罩﹐就算是小鳥等終極究極體的殭屍也沒辦法完全的抵擋這種力量。

  小鳥等人全部運起了終極防護結界把自己的身體包裹起來﹐抵擋暴劍身體裏所發出的終極能量的衝擊。

  「終極暴力毀滅」終極魔族最終極的魔法﹐一種用自毀的能量把所有攻擊自己的敵人﹐連同自己一起全部毀滅的絕招。

  眾神失樂園的天空被暴劍身上所散發出的毀滅力量﹐打出了一個五千公里大的破洞﹐漆黑的宇宙外層空間出現在了眾神失樂園的上空。

  眾神失樂園的土地也因為這股最終極的毀滅力量而分成兩半。

  準備襲擊暴劍的無雪的妖氣再次失去了蹤跡﹐而剛發出自己全部毀滅性能量的暴劍﹐已經不存在了。離暴劍最近的呆空與無天也跟隨著暴劍一起消失成了虛無。在終極魔族身體裏的毀滅力量只有和敵人一起毀滅的時候才能使用﹐而其他兩個由終極魔族變成殭屍的呆空與無天﹐體內留存著的一半終極魔族的能量與這股由暴劍所發出的毀滅力量產生了共震。所以﹐呆空與無天的身體也因為暴劍的能量﹐與自身體內能量的產生了互相衝擊﹐身體無法承受而變成了虛無。

  路西法﹐白旗﹐風神也同樣受到了暴劍妖氣的侵襲﹐防禦結界被徹底粉碎﹐一級妖怪殭屍的身體被擊成了片片的肉體殘渣。

  小鳥等人離暴劍所處的位置比較遠﹐而且因為有防護結界的保護﹐只被暴劍的這股毀滅力量衝擊得飛到了眾神失樂園外的宇宙虛空之中﹐大家都被暴劍的這股終極魔族自殺式毀滅能量驚呆了。

  無雪的妖氣再次出現﹐一片青色的光幕把變成了肉體碎片的路西法﹐白旗﹐風神的身體全部籠罩﹐三個一級妖怪殭屍﹐同樣變成了虛無。

  青氣的光幕上出現了無雪幻相的臉﹐一張虛幻的臉﹐一張帶著極度殘酷表情的女人的臉。

  十二點鐘方向土地上的潔白的雪全部被擊上了空中﹐漫天的雪花撒滿了整個眾神失落園。

  Gravity看著空中青色光幕上無雪虛幻的臉﹐眼神裏充滿了無比的恨意。

  「無雪﹐我知道你的目的﹐出來吧﹗不要最傷害我的人﹐這是我與你的戰鬥。」

  Gravity的聲音中充滿了冷酷的語氣。

  Gravity已經憤怒了。

  「哈哈哈哈哈﹗Gravity你的手下怎麼這麼脆弱﹐我只不過輕輕的與他們打了個招呼﹐沒想到他們就這麼的消失了。哈哈哈哈哈﹗」青色光幕上無雪的臉﹐顯得特別的猙獰。

  「我要殺了你﹗」Gravity瘋狂的對空中的無雪喊到。

  Gravity身上的純金色妖氣提昇到了極至﹐高舉雙手﹐渾身的純金色妖氣在雙手上形成了一團半徑一百米大的光波﹐射向了空中青色光幕上無雪的臉。

  極度能量所產生的毀滅力量﹐徹底的把眾神失樂園這個世界分成了兩半﹐分別倒在了宇宙的空間裏﹐眾神失樂園已經兩半的身體變成了沒有生命的﹐死灰黑色的死亡星體。

  無雪的妖氣再次消失﹐Gravity憤怒的飛到了宇宙的虛空中﹐身影開始在已經毀滅的眾神失樂園一千光年範圍內的宇宙虛空中來回的極速移動﹐找尋著無雪的氣息。Gravity比光還快的移動速度﹐在宇宙虛空中形成了無數道純金色的移動軌跡。

  Gravity已經暴走﹐小鳥等人從來沒有看過Gravity這個樣子﹐全部被震驚了﹐傻傻的用眼睛追尋著Gravity的身影。

  ※????????????????※????????????????※????????????????※????????????????※

  無雪的氣息又一次的出現在了宇宙的虛空中﹐沒有一點讓人覺察的痕跡﹐彷彿她是宇宙的一部分﹐宇宙就是她﹐她就是宇宙。

  風華亂舞看到 Gravity的身影已經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風華亂舞驚恐的眼睛裏瞬間出現了空洞的眼神﹐一隻青色的手從風華亂舞的胸口穿出﹐風華亂舞低下了頭看著自己胸前的這只青色的手﹐她已經明白了﹐自己的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風華亂舞的身體開始慢慢的消失﹐Gravity的眼神裏充滿了極度的仇恨﹐看著正在消失中風華亂舞身後的那個人。

  一張比惡魔更惡魔一億倍的女人的臉出現在了已經完全消失的風華亂舞的身後。

  「星焚宇滅」Gravity的眼睛裏出現了無數道純金色的光波射線﹐射向了面前的無雪。

  無雪的身體被純金色的能量光波射線穿透﹐在無雪身後宇宙虛空裏無數的大小星體被Gravity眼睛裏射出來的毀滅性能量光線擊成了虛無。

  Gravity意識到在自己面前無雪的身體只是個幻影﹐實質的身體再次逃過了Gravity毀滅性的能量攻擊。

  「啊~~~~~~~~~~~~~~~~~~~~~~~~﹗」Gravity已經徹底瘋狂﹐無盡的憤怒與絕望佔據了他的全身﹐Gravity的腦海裏已經混亂﹐達到了終極暴走的境界。

  長著一對兩千多米大蝙蝠翅膀的身體上﹐出現了無數道純金色的光柱。以Gravity為中心﹐宇宙一千萬光年以內所有的星體全部被Gravity身上所發出的純金色能量光柱擊中﹐瞬間變成虛無。

  包括仙雪在內的十六個終極究極體殭屍﹐被Gravity身上所發出的無情的純金色能量光柱擊中﹐變成了虛無。十六個與Gravity一起戰鬥和曾經生活著的愛人﹐朋友全部在Gravity身體裏所發出來的極度瘋狂暴走狀態下的毀滅性攻擊能量﹐成為了犧牲品。而Gravity現在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做了什麼了。因為他的腦子裏已經因為瘋狂而變成了空白茫然一片﹐連他自己是誰﹐現在在乾什麼都已經不知道了。

  仙雪等十五個終極究極體殭屍永遠的消失了﹐被Gravity永恆究極體殭屍的終極力量所毀滅﹐連同靈魂與生命的烙印一起﹐成為了「無」。

  半個永恆究極體殭屍小鳥已經被身邊所發生的一切徹底的震撼﹐眼神空洞的看著仍然在瘋狂狀態中沒有回復過來的Gravity.小鳥的腦子裏已經一片空白。

  這就是永恆究極體殭屍真神的力量﹐他的存在就是毀滅﹐這就是他生存的價值。

  他的愛人﹐朋友﹐所有接近他身邊的一切都將被他毀滅。

  宇宙之母有三個兒子﹐大兒子虛無之神﹐擁有虛無的力量﹐力量的本質是創造和建設。三兒子空間之神﹐擁有混沌的力量﹐力量的本質是維持和分配﹗二兒子殭屍的真神﹐擁有的力量只有一個﹐那就是毀滅。他的存在就是毀滅﹐他生存的代價就是毀滅一切﹐愛他的﹐他愛的﹐所有﹐所有的都將被他毀滅。

  Gravity開始逐漸清醒﹐茫然的看著面前眼神空洞的小鳥﹐他的眼神同樣的空洞。

  Gravity回復了正常人的狀態﹐沒有了純金色的妖氣﹐沒有了純金色的翅膀﹐沒有了純金色的咒文紋身﹐沒有了純金色的眼睛。

  Gravity茫然的看了看同樣茫然的小鳥﹐又看了看自己四周的空無一物的﹐只有黑暗的宇宙虛空﹐他像是在找尋什麼﹐又像是不知道應該找些什麼﹗

  「我是誰﹖我是誰﹖」一個想法在Gravity已經什麼也不存在的腦海裏響起。

  「你是一個孩子﹐無知的孩子﹗」一個極度溫柔的女子聲音在這片宇宙虛空中響起。

  「你是誰﹖」Gravity茫然的問著這個不知從何處傳來的溫柔的女子聲音。

  「我是你的母親﹐我的孩子﹗」這個女子的聲音﹐溫柔的說道。

  「母親﹖」Gravity如同一張白紙一樣的問道。

  「你的母親﹐生你的母親﹐賦予你生命與靈魂的母親﹗」這個聲音說道。

  「我是誰﹖」Gravity繼續問道。

  「你是我的孩子﹗」這個聲音溫柔的說道。

  一道似有似無的純金色光線從無盡的宇宙虛空中射到了Gravity的面前﹐繫在了Gravity的手腕上﹐光線慢慢的拉著Gravity的手﹐飄向了宇宙虛空中的最深處﹐慢慢的消失不見。

  小鳥仍然茫然的看著Gravity剛剛離開的位置﹐沒有任何的動作。因為她已經不知道自已到底是誰﹖自己在這裏乾什麼﹖自己為什麼而活著﹖

  黑黑的﹐一無所有的宇宙虛空中﹐飄浮著一個美麗的女人﹐一個如同是沒有了生命能量的女人。她沒有任何的動作﹐沒有呼吸﹐沒有眨眼。在她的眼神裏只有空洞的眼神﹐如同死了一樣。

  ※????????????????※????????????????※????????????????※????????????????※

  小鳥的面前﹐出現了一個白色的不真實的女人的身影。

  「小鳥﹖﹗」無雪看著面前的小鳥說道。

  小鳥微微的抬起頭﹐茫然的看著面前的無雪﹐沒有說話。

  無雪伸出了一根手指﹐指著小鳥的眉心處﹐一股潔白的能量在手指與眉心處出現。

  「你的名字叫小鳥﹐你生存的代價就是跟隨﹐永恆的跟隨﹐跟隨一個叫做殭屍真神的男人。你是他的靈魂﹐現在他已經到了最初存在的世界。付出你的靈魂與生命的烙印﹐永遠的伴隨著你的主人去吧﹗」無雪面無表情的說道。

  小鳥的身體開始龜裂﹐一個能量形態的小鳥的靈魂體出現在了無雪的面前﹐在靈魂體頭部的位置裏有一個閃著純金色光芒的物體。無雪用一根無形的線牽引著小鳥的靈魂與生命的烙印﹐向著Gravity剛才的去向飄去。
公開,共享,免費,透明,服務大家,不遺餘力,人人為我,我為人人.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524542
精华: 2
发帖: 86675
金幣: 1533451052 個
威望: 83365 點
貢獻值: 464 點
邀請幣: 434430 個
在线时间: 1814(时)
注册时间: 2019-04-19
33楼  发表于: 03-31
第五章 都是我的錯

  神志慢慢的清醒﹐記起了很多以前和現在發生過的事。

  「我是殭屍的真神﹐我是範午夜﹐我是Gravity.我被我的母親殺死了﹐我現在又殺死了我的愛人與朋友。我真是一個失敗的人﹐失敗的殭屍。」Gravity茫然的想著。

  一個無盡的空間﹐四週一片白白的﹐在這個空間裏只有白色﹐什麼也沒有。但是﹐現在卻多了一個男人Gravity﹐一個做人失敗﹐做殭屍又無奈的殭屍的真神。

  女人﹐漂亮的女人﹐曾經乾掉過範午夜的那個女人。紫霞﹐宇宙之母﹐範午夜的母親﹐也是殺死他的兇手。但是﹐現在這個全宇宙的母親正站在Gravity的面前﹐一臉的溫柔﹐沒有一絲絲虛假的意味。那是一種母親看著自己兒子的表情。

  「我是應該叫你紫霞還是叫你母親﹖」Gravity問著面前的宇宙之母。

  「叫我紫霞吧﹗」宇宙之母紫霞溫柔的對Gravity說道。

  「為什麼把我帶到這來﹐死在那裏我都無所謂﹗」Gravity淡然的說道。

  「你是我的兒子﹐我怎麼會殺你呢﹗」宇宙之母的表情與語氣仍然是那麼的溫柔﹐沒有一點的虛偽。

  「那虛無之神與空間之神呢﹖還有以前的範午夜﹐你怎麼解釋﹖」Gravity嘲笑著問道。

  「他們都是我的兒子﹐我很愛他們﹐對於他們的死我也很傷心。可是﹐有些事是不能夠選擇的﹐明知道自己會傷心﹐卻還是做了﹐連我自己都沒有辦法﹗」宇宙之母有些傷感的說道。

  「沒有辦法﹖你是宇宙之母﹐我們的母親。現在你卻說沒有辦法﹗你的腦袋裏究竟在想什麼﹖不會是你準備再嫁個老公﹐怕他們會壞了你的好事﹐讓人家知道你還有三個托油瓶﹐不答應娶你﹖﹗」Gravity惡毒的說道。

  「你們永遠也不會明白母親的一片苦心﹐當初我生下你們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這一天的來臨。因為﹐你就是你的父親生命烙印的載體﹐而你的哥哥虛無之神和弟弟空間之神就是在你真正成為超越了永恆究極體殭屍境界的時候﹐加在你這個載體上新的力量與靈魂。你們三個人是真正的一體。」宇宙之母平靜的說道。

  「我是父親的載體。你在開玩笑嗎﹖當我是白癡嗎﹖」Gravity冷笑著說道。

  「我說什麼也沒有用﹐因為你根本就不會相信我說的任何話。我知道你恨我﹐但是這是我們命運的安排。」宇宙之母傷心的說道。

  「你是這個宇宙中最牛B的神﹐難到還有命運能左右你的人生嗎﹖」Gravity更加冷笑的說道。

  宇宙之母冷冷的看著一臉嘲笑表情的Gravity﹐眼神裏全是無奈與悲哀。

  「在很久以前 ﹐那時我還是一個小姑娘﹐生活在一個只是永恆的﹐最終極的神才能存在的小村子裏。那時候並沒有這個宇宙﹐因為一切都不存在﹐所有的空間都是一片片『無』﹐ 也就是最初級的大混沌空間。我們的村子是整個大混沌中唯一一個有生命存在的世界﹐那是在大混沌中被金色的光的結界所籠罩的世界。

  我們的世界裏只有我們這一族人﹐我們的名字就叫做『初無』。沒有人知道我們是怎麼出生的﹐為什麼會存在於這樣的一個世界裏﹐那裏就是一個存在於『無』中的世外桃源。整個村子只有二十個人。

  有一天﹐我愛上了一個男人﹐一個大我二十歲的男人﹐他是我的父親。但是我對他的愛不是父女之間的愛﹐而是情人之間男女之愛。沒有任何的理由﹐只是因為愛﹐所以愛。在我們的世界裏並不存在什麼倫理與道德﹐因為那個世界就是最初的世界﹐沒有規則﹐沒有定律。所有的生命都是憑著自己的本能來決定一切。」宇宙之母說到這裏﹐眼神裏充滿了對以往追憶的眼神。

  Gravity感覺到這個女人﹐也就是自己的母親﹐是個變態。但是﹐他卻並沒有打斷宇宙之母對往事的追憶。

  「我不知道我究竟活了多久﹐因為在那個世界裏時間沒有任何的價值﹐我們就是活著﹐沒有過去﹐沒有未來﹐就是那麼漫無目的的活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突然長大了﹐而我的父親還是與我小時候一樣的那麼年青。隨著我的發育與成長﹐對於父親的愛更加的醇厚﹐讓我無法自撥。在一個不知道的時間裏﹐我與父親結合了。一切是那麼的自然﹐那麼的諧和﹐彷彿這件事就是應該這樣。但是﹐不可預知的事卻發生了。」宇宙之母說到這裏﹐眼神裏突然充滿了恐懼與悲哀。

  Gravity現在已經聽得入迷了﹐臉上的表情隨著宇宙之母的話而變化著。

  「當我與父親結合以後﹐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裏充滿了一種無法控制的超級龐大力量﹐那種力量像是要把我的身體毀滅一樣﹐在我的身體裏巨烈的膨脹著﹐衝擊著。不幸的事發生了。我的身體突然散發出無數的光的能量﹐這些能量是那麼的強大與恐怖﹐被這些光所擊中的一切﹐立即就會變成虛無﹐整個『初無』村全部被我身上所發出的光的能量﹐打成了虛無﹐保護著村子的光的結界也消失了。父親也被從我身體裏所發出的光的能量擊中﹐但是卻並沒有立即變成虛無。我被自己身體的變化﹐與周圍的一切嚇傻了﹐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當我回過神來﹐看著還沒有變成虛無的父親時﹐卻在他的臉上看到了安祥與平靜的離別的微笑。父親是那麼的從容﹐當時他對我說﹕「你將是把整個空間徹底改變的神﹐因為你的出生與活著的意義﹐就是要創造﹐繁衍與毀滅。生命將從今天開始擁有價值﹐新的生命將誕生。從我死去的那一刻所有的一切都將徹底的改變。你就是改變一切的神。』」宇宙之母說到這裏﹐眼睛裏已經流下了傷心的淚水﹐一個女人為自己失去最愛的人而流下的傷心的淚水。

  「那後來呢﹖」Gravity已經等不及宇宙之母在那抹眼淚﹐焦急的問道。

  「父親隨著已經變成了無的世界一起消失了﹐但是在他消失的時候﹐我卻感到身體中已經存在了三種新的能量。當時我傷心又茫然的看著父親消失的地方﹐突然覺得身體中的力量又開始膨脹﹐這種力量彷彿無窮無盡似的﹗我任由著這股超級強大的力量在我的身體裏撒野。當時我因為失去了最愛的人﹐已經對生存沒有了任何的留戀﹐整個空間裏只有我一個人﹐那是你永遠也不會體會的感受。

  在某一個時間裏﹐身體內的能量卻衝出了我的身體﹐把整個『無』的世界徹底改變。

  但是﹐對於當時的我來說﹐身邊所發生的一切﹐已經讓我沒有任何的感覺了﹐對於我來說也沒有任何的價值了﹐因為我已經失去了最愛的人﹐所有的一切對我來說都無所謂。

  整個的世界變成了宇宙最初的形態﹐黑黑的﹐什麼也沒有﹐只有一個我﹗那時﹐我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感覺不到﹐我只知道我仍然活著。不知又過了多久﹐因為那個時候﹐時間跟本就不存在。

  有一天﹐我的忍耐能力已經達到了極點﹐忍受不住一無所有的孤獨與寂寞﹐正在我要瘋狂的時候﹐一個聲音在我的心底傳來。這個聲音告訴我﹐這個黑暗的世界叫做宇宙﹐我是它的母親﹐也就是宇宙之母﹗這個聲音對我說整個宇宙並沒有完全的成形﹐因為它還需要創造新的空間與生命。當時我只感覺到自己身體裏父親所留下的三種力量﹐漸漸的有了自己的生命﹐散出了我的體外。於是就有了你和你的哥哥與弟弟﹐他們兩個分別擁有創造與維持的力量。但是﹐我卻並不知道你的力量是什麼﹐因為你出生的時候承受不了那種與生俱來的能量。你的身體因為力量的膨脹而粉碎﹐但是我卻在你粉碎的身體裏感覺到了父親的氣息。於是﹐我拼著自己所有的力量﹐再加上你哥哥和弟弟的力量把你重組。但你被重組的身體卻並沒有像虛無之神和空間之神一樣﹐而成了另一種全新的生命的存在﹐也就是被人類所說的殭屍。一種不老不死﹐ 擁有著創造與維護力量的毀滅之神──殭屍的真祖。」宇宙之母深深的注視著Gravity﹐意味深長的說道。

  Gravity覺得這件事越來越複雜了﹐仍然帶著疑問的眼神﹐等待著宇宙之母繼續說下去。

  「當你重組復活以後﹐我身體裏的力量也已經所剩無幾﹐於是我進入了蛻變﹐把自己生命的烙印放逐到了宇宙中﹐等待著你們三個將宇宙再次創造﹐當新的生命誕生的時候﹐在存在的世界裏找到一個新的載體﹐重新復活。於是﹐你就見到了紫霞﹐並用你的力量把我放逐在紫霞靈魂裏生命的烙印重新激活。你知道當初我重新成為宇宙之母的時候﹐看到你的第一眼是多少的震憾與驚喜嗎﹖因為你長大成人的樣子就和我的父親一模一樣﹐而且我在你的身上感覺到了更加強烈的父親的氣息。

  我當時真是高興極了﹐我以為我終於可以再次和你重溫舊夢。可是我卻錯了﹐我發現你好像並不記得以前我們之間所發生的事了﹐而且你還愛上了別的女人。我曾嘗試著寬容與諒解。但是﹐我最終還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感情﹐我不能容忍我最愛的男人把自己全部的愛給另一個女人﹐而對於我的愛只是施捨。所以﹐我殺了範午夜。」宇宙之母說到這﹐眼神裏充滿了無奈與悲傷。

  「你仍然愛著你的父親﹐而範午夜正是你父親的轉世﹐你雖然殺了他﹐但是卻希望給他一個機會﹐也給你自己一個機會。於是﹐就有了我﹗」Gravity冷笑著說道。

  「是的﹗我就是為了讓你在新一次的轉世裏能全心全意的回到我的身邊﹐永遠的與我在一起﹐才會刻意的放過範午夜的靈魂。可是沒想到﹐你的前世範午夜卻仍然執迷不悟﹐竟然又把那個可惡的女人與他朋友生命的烙印拯救過來﹐讓他們也再次重生。所以﹐我再次殺了他們第二次。」宇宙之母現在的表情就如果一個毒婦。

  「現在你滿意了吧﹗我的愛人與朋友全死了﹗」Gravity冷冷的說道。

  「是的﹗我看到你現在的樣子真是太高興了﹐但是你還不完全﹗身上還缺少父親的兩種力量﹐就是你哥哥虛無之神與弟弟空間之神完全的力量。不過你不用擔心﹐因為等一會這兩種力量的載體就會來到這裏﹐而且還帶著一個你最愛的人的靈魂與生命的烙印來到這裏﹐讓我永遠的折磨她﹐來撫平我已經滿是傷痕的心。」宇宙之母現在的樣子有些變態。

  Gravity知道﹐這個女人已經瘋了。

  無雪帶著小鳥的靈魂與生命的烙印來到了這個「無」的空間。

  「母親﹐我已經把她帶來了。」無雪單腳跪在宇宙之母的面前﹐恭敬的說道。

  「很好﹗」宇宙之母平淡的說了兩個字。

  「Gravity﹐讓你看看我是怎麼對待你的愛人吧﹗你前世對她的愛﹐與對我的傷害﹐現在應該全部償還回來了。」宇宙之母的表情十分猙獰的對Gravity說道。那張絕美的臉也開始變得扭曲。

  「你錯了﹐她並不是我最愛的人﹐只是一個我認識的朋友而已。」Gravity冷冷的對一臉變態表情的宇宙之母說道。

  「沒有錯﹐在你的內心裏我已經感覺到你愛的並不是以前的麗麗亞或是仙雪﹐而是現在這個女人。」宇宙之母變態的說道。

  「你怎麼會知道的﹖」Gravity面無表情的問道。

  「因為她的母親就是當初把你變成殭屍的人﹐而被吸血者在潛意識裏就會認定了吸血者為自己一生的伴侶。殭屍只能孤獨的過著永恆的一生﹐所以﹐這種殭屍所特有的愛情模式﹐ 就會在吸血殭屍中遺留下來。被吸血者就會愛吸血者一生一世﹐不管是男是女。這是永遠也沒法改變的﹐因為這就是成為殭屍的代價﹐就算是殭屍真神的你也無法改變。你一直在掩飾﹐表面上對麗麗亞或是仙雪愛得極深﹐其實你卻是在騙所有人﹐包括你自己﹐因為你最愛的是這個女人。但是﹐你卻騙不了我﹗因為﹐你的靈魂與生命的烙印﹐在我殺死你的那一刻出賣了你。」宇宙之母突然讓Gravity覺得不只是變態﹐而且還極度的讓人討厭。

  Gravity笑了﹐笑得是那麼的灑脫與無奈。宇宙之母也笑了﹐笑得那麼得意與殘酷。

  無雪被這兩個神現在的狀態搞糊塗了﹐還沒有等她完全明白是怎麼回事﹐一張笑臉出現在了她的面前﹐這張臉無雪曾經見過。因為﹐他的主人正是Gravity.
公開,共享,免費,透明,服務大家,不遺餘力,人人為我,我為人人.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524542
精华: 2
发帖: 86675
金幣: 1533451052 個
威望: 83365 點
貢獻值: 464 點
邀請幣: 434430 個
在线时间: 1814(时)
注册时间: 2019-04-19
34楼  发表于: 03-31

第六章 決戰(最終完結篇)

  一隻蒼白色的手輕輕的放在了無雪的頭上﹐沒有任何的妖氣反應﹐沒有任何的動作﹐無雪頭上出現了一道純金色的光影﹐靈魂飛出了她的身體﹐伴隨著Gravity放在她頭上的手﹐輕輕的離開了她的身體。

  無雪沒有來得及反應﹐因為這個動作太突然﹐無雪根本就沒有感覺到Gravity的妖氣波動﹐而後果就是無雪身體慢慢的﹐軟軟的倒在了地上﹐失去了她的生命。

  一個靈魂形態的無雪﹐虛幻透明的靈魂體中存在著三團純金色生命的烙印。虛無之神﹐空間之神與無雪自己的。

  無雪的靈魂順著Gravity的手掌進入了Gravity的身體。

  宇宙之母紫霞臉上仍然帶著溫柔的微笑﹐充滿了無限愛意與欣賞的眼神看著剛剛殺死了自己女兒的Gravity.沒有一絲責備﹐彷彿Gravity就應該這樣做﹐而自己也正是希望他這樣做。

  Gravity看了看在一旁飄浮著的小鳥的靈魂﹐又看向了站在他後面的宇宙之母﹐慢慢的衝著宇宙之母飄了過去。

  「過了這麼久的時光歲月﹐難到你還沒有一顆有靈魂的心嗎﹖」Gravity帶著無情的眼神看著紫霞說道。

  「我不需要靈魂﹐因為我就是一切靈魂的主宰﹐是我賦予了一切存在的生命與靈魂﹗」紫霞仍然溫柔的笑著說道。

  「你想要怎麼樣﹖」Gravity冷冷的看著紫霞說道。

  「我要你永遠和我在一起﹐但不是你現在的靈魂﹐我要在你的身上找回我的父親﹗」紫霞的笑此該讓Gravity看來﹐感覺到十分的變態。

  「難到這就你是當初生出我的價值嗎﹖」Gravity問道。

  「可以這麼說吧﹐因為只有你擁有這個資格﹐所以虛無之神與空間之神才會被判為死亡。他們的存在就是為了與你成為一體﹐然後變異成父親。現在一切都已經水到渠成﹗」紫霞變態的說道。

  「我不想失去我自己﹗」Gravity無情的說道。

  「你沒有選擇﹐因為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放棄也許對你是唯一的解脫﹐難到你還想要繼續當什麼殭屍的真神嗎﹖你認為恆久的生命與青春真的是你想要得到的嗎﹖」紫霞認真的問道。

  「不﹗我想要死﹐但是不是死在你的手上﹐因為你沒有這個責任與權力。」Gravity冷酷的說道。

  「既然這樣﹐只有用武力來解決這件事了﹐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雖然這樣就讓你死去有點可惜。但是﹐為了父親與我的未來﹐我別無選擇。」紫霞裝出為難的樣子說道。

  「你很自私﹐和我一樣。但是我不無恥﹗死吧﹗」Gravity瞬間向面前的紫霞出手。

  「你以為就憑你可以殺死我嗎﹖」紫霞輕易的躲過了Gravity的攻擊﹐輕笑著說道。

  「我堅信﹗」Gravity面無表情的說道。

  「永恆魔變﹐幻像虛空﹐神魂合體﹐萬相萬滅﹗」Gravity雙手舉到了空中﹐嘴裏喃喃的念著。

  純金色的妖氣﹐如同閃電一樣從Gravity的體內散發出來﹐Gravity的背後長出了一對五千多米長的超巨大﹐印滿了咒文的純金色蝙蝠翅膀﹐在蝙蝠翅膀的下擺處又長出一對三千米長的天使的翅膀。

  Gravity的眼睛沒有了顏色﹐如同黑洞一樣的浩瀚與空洞﹐一點也看不出有生命的跡像﹐滿身純金色的咒文紋身此時都從身體上浮了起來﹐在Gravity的手上形成了一把兩米長半米寬的純金色巨大光劍。

  Gravity的頭髮突然變成了透明的顏色﹐長成了一百米長﹐在Gravity的身後與超級巨大的翅膀遙相呼應﹐整個無的空間裏全部被Gravity身上的純金色能量所包圍﹐沒有邊際。

  「永恆魔變﹖﹗沒有想到你竟然也已經達到了『超無』的境界。但是你仍然不是我的對手﹐因為我出生的時候就已經是擁有『超無』能量的神了。哈哈哈哈哈哈﹗」紫霞瘋狂的笑著。

  似虛似無的純金色伴隨著潔白的妖氣同樣在紫霞的身上發出﹐十對如同透明的絲帶一樣的巨大翅膀在紫霞的身後展開﹐沒有任何的咒文紋身﹐紫霞的身上除了妖氣與翅膀外﹐仍然是正常狀態的樣子。

  Gravity舉起了巨劍向著紫霞衝去。

  撞擊﹐強烈的撞擊﹐兩股宇宙間最終極能量的撞擊。無的空間因為這種不可能會存在的超級巨烈的能量衝擊波而扭曲﹐變形。

  無的空間變成了金色﹐整個空間中出現了無數個小渦旋一樣的異度空間﹐小鳥的靈魂被異度空間的巨大引力﹐吸了進去迷失在了不知名的空間裏。

  Gravity已經沒有時間去管小鳥了﹐因為他已經感覺到自己也將要隨著小鳥的靈魂一起去成為虛無的一部分。

  紫霞的手仍然是那麼的美麗﹐但是Gravity此時卻已經沒有心情去欣賞這雙如此美麗的小手了﹐因為這隻手已經穿透了他的身體。無的能量如同泉湧一樣的遊離出了Gravity的體外﹐飄向了空間裏不知名的地方。

  Gravity無力的鬆開了手中的能量巨劍﹐身體軟軟的﹐眼神空洞的看著面前的紫霞。

  「你真的那麼愛你的父親嗎﹖」Gravity無力的問道。

  「勝過我的生命﹗」紫霞冷酷的說道。

  「這麼久的時光裏﹐難到你沒有覺得這份愛情是永遠也不會成為真實的嗎﹖」Gravity平靜的說道。

  「我不管﹐我的生命就是因此而有價值。」紫霞說道。

  「失去的永遠也不會回來﹐縱然你是一切的神也沒有辦法改變。」Gravity有點迴光反照。

  「不可能﹐我已經等待這個機會太久太久了。沒有什麼可以改變﹐永遠也不會改變。」紫霞突然已經意識到Gravity的話有些不對勁。

  「我很想把我自己給你﹐但是已經不可能了。」Gravity慘談的笑道。

  「為什麼﹖」紫霞驚奇的問道。

  Gravity的身體漸漸開始變成虛幻﹐連同靈魂與生命的烙印﹐連同虛無之神﹐空間之神﹐無雪他們生命的烙印一起﹐變成了虛無。

  紫霞從來沒有感覺到像現在這樣的無助與迷茫﹐這種感覺就算是當初父親離開她時也沒有像現在這樣。

  紫霞呆呆的看著仍然保持著穿過Gravity身體姿勢的那只美麗的手﹐眼神裏無比的空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就是我這麼漫長的歲月裏所等來的結果﹖這就是我想要得到的結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紫霞歇斯底裏的狂笑道。

  地球時間2002年8月18日晚六點整

  一個穿著黑色T恤﹐黑色褲子﹐黑色皮鞋﹐梳著一個毛寸頭型﹐看上去有些無力又頹廢的二十多歲的男子﹐出現在了H市實開網吧的某一臺電腦面前。

  他很熟練的打開IE﹐在地址欄裏輸入了163﹐按住CTRL和ENTER鍵﹐然後點燃了一根白靈芝煙﹐抽了起來﹐開始看向了電腦的顯示屏。

  163的主頁打開了﹐這個男子在網易通行證的ID欄裏輸入了faning.romeo﹐打這幾個英文只用了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時間﹐看來他是相當的熟練了。然後他又在PASSWORD欄裏輸入了********﹗

  一個新的頁面出現在了這個男子的面前﹐歡迎你faning.romeo﹗

  這個男子再次點擊了聊天站──地方聊天室──東北地區聊天室──冰城驛站2﹐進入。

  網易冰城驛站2聊天室的界面出現在了這個男子的面前。

  「改個什麼名好呢﹖對了『午夜殭屍2000』」這個男子熟練的在鍵盤上敲了數下。

  網面上出現了分屏顯示﹐這個男子在窗口左側的人名欄裏找尋著今天的目標。

  「怎麼今天名字牛B的MM這麼少呢﹖看來今晚又得自己睡了。無聊﹐變態﹐冒險﹐複雜﹐討厭﹗」這個男子嘴裏嘟囔了一在堆廢話﹗

  突然﹐在分屏欄的下方出現了一個叫做「殭屍的真神」的ID給「午夜殭屍2000」的話。

  「你好﹐你也是殭屍嗎﹖看來是剛出道的﹐有沒有性趣嘮會兒﹖」殭屍的真神打道。

  「不好意思﹐我不喜歡男性﹐我是來儈貨的﹗請你不要再來性騷擾我﹗」午夜殭屍2000回復。

  「我是MM﹐不是男的﹐你今年多大了﹖多高﹖帥不帥﹖在什麼地方工作﹖有車嗎﹖」殭屍的真神回復。

  「原來你是MM啊﹖我今年二十有四了﹐一米七十五﹐是H市帥哥排行榜上連續二十四周排行NO.1的﹐我有正式工作﹐但是沒車﹐不過我可以打車去接你﹗」午夜殭屍2000指法十分純熟的回復。

  「可以﹐時間還早﹐我們先聊會﹗」殭屍的真神回復。

  「沒問題﹐不知道這位姐姐今年多大了﹖不靚真踢你啊﹗」午夜殭屍2000回復。

  「呵呵呵﹗我今年十八歲﹐絕對的格式美女﹐能晃死你﹗你喜歡殭屍嗎﹖」殭屍的真神回復。

  「十八歲的格式靚M﹖我當然喜歡殭屍了﹐如果上天再給我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的話﹐我一定會選擇成為殭屍﹗」午夜殭屍2000趕緊回復。

  「呵呵呵﹗你真是想成為殭屍嗎﹖」殭屍的真神回復。

  「當然了﹐我是最終極的殭屍的FANS﹗要不能起這個名嗎﹗嘿嘿嘿﹗」午夜殭屍2000回復。

  「……」殭屍的真神回復。

  「怎麼了﹖為什麼不說話﹖」午夜殭屍2000回復。

  「把你的電話號碼告訴我﹐我打給你﹐咱們約一個地方見面﹗」殭屍的真神回復。

  「好好好﹗我的電話是1365463****﹗」午夜殭屍2000趕緊打道。

  「我先下了﹐等我的電話﹐馬上打給你﹗」殭屍的真神回復。

  「好好﹗我等你﹗」午夜殭屍2000回復。

  但是﹐屏幕上卻顯示﹐你的聊天對像已經離線。

  「男人乾吧乾吧乾吧不是罪﹐嘗嘗闊別以久女人的滋味。」這個ID叫做午夜殭屍2000的男子興奮的高聲唱道﹐完全忘了自己是在網吧裏﹐看來是高興過頭了。

  一陣不算熱烈而且十分凌亂的掌聲響了起來﹐幾個看來也是正在儈貨中的青蛙﹐對這個有著與自己相同嗜好的哥們兒的歌聲﹐報以了鼓勵的支持。

  這個男子趕緊縮起了脖子﹐臉上也已經通紅。

  「嗯﹗這麼害羞還敢儈貨﹗」一個坐在這個男子旁邊機器前的小靚M帶著一臉不屑的表情﹐斜了這個男子一眼說道。

  「臭娘們兒﹐自已沒人儈﹐活該﹗」這個男子不屑的在心裏說道。

  突然﹐一陣手機的鈴聲響起﹐這個男子趕緊從腰間把手機拿出﹐打開放在了自己的耳邊。

  「餵﹖你好﹗」這個男子的聲音有點怪。

  「你好﹐是午夜殭屍2000嗎﹖我是你剛才聊天的網友﹐殭屍的真神﹐你現在在那﹖我去找你﹗」一個十分性感的女孩子的聲音從電話中傳來。

  「啊……﹖﹗啊﹗我是﹐你好﹐我在南崗骨傷科醫院後面的實開網吧﹗你在那﹖」這個男子有些緊張的說道。

  「我也在南崗﹐你等會﹐我這就去找你﹗你在街口等我﹗你穿什麼衣服﹖」這個女子的聲音說道。

  「我穿一身黑色的身服﹐你到了這給我打電話﹐就能知道了﹗」這個男子說道。

  「好的﹐我十分鐘以後到﹗」聲音中斷。

  這個男子在那幾個正在儈貨中青蛙羨慕的眼神裏﹐離開了實開網吧﹗

  十分鐘後﹐南崗骨傷科醫院十字路口處

  天色已經黑了﹐但是大直街上的路燈仍然亮著﹐一個身了一身黑的男子﹐在路口處來回的徘徊著﹐像是在等什麼人。

  這時﹐一輛紅色的出租車停在了這個男子的面前﹐車門打開﹐一個極品靚妹走了出來﹐站在了這個男子的眼前。

  看上去有一米七十的個頭﹐長著一雙水汪汪的藍色大眼睛﹐一頭染成了金色的披肩長髮﹐精巧的鼻子高高的翹著﹐有種堅韌不拔的個性﹐薄薄的兩片紅潤的嘴脣﹐一口白玉一般的牙齒﹐而且她笑起來兩邊的嘴角處還各有一個深深的酒窩。穿著一件紫色的超低胸吊帶露臍裝﹐下身一條白色的緊身五分褲﹐腳穿一雙透明涼鞋﹐雪白充滿光澤的皮膚與秀美纖細的小腳在黑夜的路燈下﹐顯得那麼的性感迷人。

  這個男子已經被這個極品靚M的姿色震驚了﹐兩隻眼睛都直了。

  「你好﹐我是殭屍的真神﹗」性感又甜美的女聲﹐從這個極品靚M的嘴裏發出。

  「你﹐你﹐你好﹐我是午﹐午﹐午夜殭屍2000﹗」這個男子有些緊張的說道。

  「呵呵呵﹗我的名字叫紫霞﹐你叫什麼﹖」這個叫紫霞的極品靚M熱情的問道。

  「紫霞﹖我怎麼好像在那裏聽過這個名字﹖啊……﹗﹖我叫範午夜。」這個叫做範午夜的男子趕緊回答道。

  「範午夜﹖你好﹐初次見面﹐你對我還滿意嗎﹖」紫霞眨著美麗的藍色眼睛問著範午夜。

  「滿意﹐滿意﹐真沒有想到你這麼漂亮﹐我們去那玩﹖」範午夜連忙說道。

  「你說吧﹗今晚全聽你的﹗」紫霞熱情的說道。

  「今晚﹐你是說整個晚上嗎﹖」範午夜不相信的問道。

  「當然了﹗」紫霞微笑道。

  「蹦迪﹐HIGH藥﹖洗澡﹖睡覺﹖你說那樣好﹖」範午夜又把以前的那一套儈貨的套嗑拿了出來。

  「蹦迪太鬧了﹐HIGH藥我不HIGH﹐洗澡可以﹐但是我不去洗浴中心﹐睡覺去你家吧﹗」紫霞仍然微笑道。

  「哇塞﹗真是太開放了﹐而且還這麼漂亮﹐今天真是賺到了﹗YEAH﹗」範午夜在心裏想到﹐但是嘴上卻說﹕「那好﹐去我家吧﹗今天我家就我一個人﹐而且我家還可以洗澡﹐方便得很﹗」

  紫霞上前拉住了範午夜的手﹐靠住了範午夜﹐用自己36B的胸部緊緊的貼在範午夜的胳膊上﹐範午夜只感覺到兩團軟軟的﹐柔柔的肉團像是在與自己打招呼﹐真是爽死他了。

  五分鐘後﹐範午夜家

  因為範午夜家在八樓﹐而且樓的舉架還高﹐而且還沒有電梯﹐所以到了範午夜家﹐範午夜和紫霞都已經是一身汗。

  「我去放熱水﹐你先脫衣服吧﹗」範午夜對著仍然靠在自己身上的紫霞說道。

  十平米大的衛生間裏﹐一個雪白的盛滿了熱水的大浴盆﹐範午夜赤身裸體的躺在裏面﹐紫霞也同樣赤身裸體的躺在他的身上﹐浴盆裏的水因為兩個人的重量已經有些溢出了外面。

  範午夜並沒有任何的動作﹐與紫霞就這樣的重疊著躺著﹐兩個人的臉都看著天花板﹐同樣的場影讓範午夜感覺到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他現在正在體會著﹐在自己的腦海裏找尋著這個景象的記憶。

  「你為什麼喜歡殭屍﹖」躺在範午夜身上的紫霞問道。

  「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喜歡﹐在我的腦海裏總是出現殭屍這兩個字﹐從我小時候記事開始就是這樣﹐而且我看過很多關於吸血殭屍的電視劇與電影﹐就更加喜歡上了殭屍。」範午夜回答道。

  「你瞭解殭屍嗎﹖」紫霞問道。

  「還行吧﹖他們夠吸血為生﹐不老不死﹐但是怕陽光﹐十字架﹐還有大蒜﹐銀﹗」範午夜回答道。

  「吸血殭屍──一種有著高貴﹐浪漫﹐年輕﹐美麗﹐貴族氣質﹐睡在棺材裏﹐怕陽光的生物。不老﹐不死﹐不滅。但……那只是看得到的﹐那只是軀殼﹐那不是起因的地方﹐不是具有吸引的地方。」紫霞意寓深遠的說道。

  「你懂得還挺多的嗎﹗」範午夜雙手握住了身上紫霞豐滿白晰的胸部說道。

  「每當鮮血緩緩流進我的喉嚨﹐我知道我是被詛咒了。所以我微笑著﹐享受這痛苦生活所帶來的僅有快樂。」紫霞沒有理會範午夜的手在自己身上不老實﹐仍然深遠的說道。

  「你說的好像是吸血殭屍的心聲一樣﹖不會你真的當自己是殭屍吧﹖」範午夜對於紫霞的這句話﹐感到了這個女人可能是走火入魔了﹗

  「讓我帶你進入曾經擁有過的世界吧~﹗」紫霞轉過了身﹐扒在範午夜的身上﹐詭異的說道。

  範午夜沒有留意紫霞臉上的變化﹐因為他已經被紫霞豐滿﹐光滑﹐性感的肉體給征服迷失了。

  紫霞親吻著範午夜的下額﹐脖子﹐如蜻蜓點水一般。一陣陣如同過電一般的感覺佔據了範午夜脆弱的感維。

  紫霞吻到了範午夜的脖子上﹐一對潔白的犬牙露出了霞霞性感的嘴脣﹐深深的咬入了範午夜的體內。

  ……
公開,共享,免費,透明,服務大家,不遺餘力,人人為我,我為人人.
描述
快速回复

多次回复相同内容视为恶意灌水,必被永久禁言
验证问题:
邮箱前请不要加www.否则收不到激活邮件,正确范例[email protected] 正确答案:好的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